? ? ? ?進入1988年,已是兔年的尾聲。兔年的深圳,紅紅火火。在剛剛過去的1987年9月29日,全長2267米的梧桐山隧道正式通車,居全國公路隧道之首;10月1日,總投資4300萬元的鐵路高架橋和路網工程全部建成通車;10月12日,東深供水二期擴建工程竣工,對港供水能力從原來的1.68億立方米增至6.2億立方米;12月1日,市政府在深圳會堂舉辦了一場按國際慣例進行的土地拍賣會,一塊8588平方米的土地,由經濟特區房地產公司以525萬元拍得;12月11日,媽灣港正式動工興建;12月14日,大鵬灣鹽田深水港也開始動工興建了。

? ? ? ?這一連串緊湊的日程,無需以任何形容詞修飾,足以讓人感受到形勢的緊迫,就像一幕大戲進入高潮時的急促鼓聲,密密而來,扣人心弦。

? ? ? ?經濟建設高潮迭起,思想領域也是風云激蕩,幾無一日平靜。1月13日,受招商局蛇口培訓中心委托,蛇口團委主持召開了一場“青年教育專家與蛇口青年座談會”。邀請了三位著名的青年教育家,到蛇口與青年座談。他們之前在全國進行巡回演講,為新時期的青年“傳道、授業、解惑”。所到之處,無不受到熱烈歡迎,被輿論譽為“真善美的傳道士、教育藝術家、鑄魂之師、青年的良師益友”。

難忘的蛇口風波

《蛇口》1983年 作者:何煌友

難忘的蛇口風波

? ? ? ?1988年元旦剛過,三位教育家風塵仆仆,踏上了南下的列車。據說各地還有數不清的邀請,他們來不及安排,卻懷著興奮的心情,奔赴深圳這個中國最大的對外開放窗口城市,與特區青年見面。這是他們1988年開門紅的第一炮。

? ? ? ?此行目的地是蛇口,三位教育家以為和內地一樣,由他們主講一場報告會。當天,他們在蛇口參觀,晚飯后,應邀與青年們“坐坐”。當他們走進會場時,才看到墻上懸掛著“座談會”的橫幅。在座有七十多位蛇口青年。三位教育家雖然有點意外,但也很淡定,與青年們面對面交流,對他們來說,駕輕就熟。

? ? ? ?教育家們暢談了他們參觀了深圳和蛇口的感想。他們說,感受最大、最深的是巨大的變化。深圳由幾年前只有兩萬人的邊陲小鎮,崛起為幾十萬人口的現代化城市,這證明了黨的特區政策的正確,反映了特區勞動者的功績。“特區青年不是斷了線的風箏,而是騰飛的銀鷹。”他們為特區的建設者們,特別是為特區的年輕人感到驕傲。但他們也指出了某些不好的現象,“來深圳的人有建設者、創業者,也有淘金者,有個別人來深圳的目的,就是為了撈一把,這是極少數的淘金者。”一位教育家痛心地說,“街上跑的小車幾乎都是外國的,我看了心里很難受。”

? ? ? ?這時,青年中有人挺身而起,舉手要求發言,“希望三位老師能和我們一起討論一些實質性的問題,不要講些空洞的說教。你說來深圳的人有建設者、創業者,也有淘金者。請你們解釋清楚什么叫淘金者?”教育家們回答:“我認為內地有少數青年到深圳、蛇口來,目的不是為了創業,建設特區,而是圖這里的生活好,工資收入多,如果錢少了,生活又艱苦,他們就不肯來了。我把這類人當作淘金者。”

? ? ? ?“淘金者有什么不好?”一位青年說,“美國西部就是靠淘金者、投機者的活動發展起來的。我們蛇口青年以淘金者自居。深圳就是淘金者的血汗澆筑的。”淘金者賺錢沒有觸犯法律,雖然他們來蛇口的直接動機是賺錢,但客觀上也為蛇口建設出了力。就像個體戶開餐館,目的是謀生、賺錢,但給國家納稅,方便群眾。這樣的淘金者,有什么不好?

? ? ? ?教育家們不同意這種說法,美國是美國,不能和我們特區相比。美國姓資,搞的是資本主義,我們是建設社會主義的特區,兩者沒有共同之處。我們不能用資本主義開發西部的辦法搬來建設特區。

難忘的蛇口風波

開發中的蛇口工業區(圖片來自新華網)

難忘的蛇口風波

? ? ? ?氣氛開始顯得緊張了。雙方所表達的觀念,南轅北轍,冰炭不容。青年教育家們覺得自己被“突然襲擊”了。關于淘金者問題,當年美國那場西進運動,采用的互相殘殺、掠奪、坑蒙拐騙手法,以及對當地印地安人的殘酷掠奪,都是觸目驚心的。我們今天建設的是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,盡管發展社會主義商品經濟與資本主義的商品經濟有相同之處,但我們絕不允許采取資本主義制度下所采用的那些爾虞我詐、坑蒙拐騙之類的辦法。

? ? ? ?一位蛇口干部事后說,我們對關于“淘金者”的議論有隔世之感。如今在經濟特區,想賺錢、能賺錢被認為是有才能的表現,這是歷史的進步,表明自然經濟、產品經濟被商品經濟替代之后,價值觀念的變化。所謂馬路上那么多外國汽車,讓人感到難受,“這說明我們落后。”但青年們覺得這個答案太膚淺,落后是體制弊端造成的。《蛇口通訊報》一位記者說,在目前開放的主題下,沒有一點外國的東西也是落后的表現。

? ? ? ?在另一個問題上,雙方的見解,也大相徑庭。教育家們贊揚許多個體戶把收入的很大一部分獻給了國家,辦了公益事業。蛇口青年則說,這是對“左”的思想心有余悸的表現。個體戶在賺錢的同時,已經對國家作出了貢獻。個體戶只有理直氣壯地將勞動所得揣入腰包,才能使更多的人相信黨的政策的連續性和穩定性,而不是鼓吹那種無端占有他人勞動的“左”的殘余。

? ? ? ?在蛇口青年眼中,這樣的爭論,太正常不過了。但青年教育家們走遍全國,從沒有遇過這種場面,他們認為是“有背景的”,是“極少數別有用心專門制造謠言挑撥是非的人”在故意搗亂,醉翁之意不在酒。他們把“蛇口那幾個人”的做法,概括為五不對:“立場不對,觀點不對,事實內容不對,路子不對,手段不對。”并強烈地表達了內心的不平:“我們站在第一線,嘔心瀝血,但卻得不到應有的評價。”

? ? ? ?這場被稱作“蛇口風波”的辯論,是1980年代思想界最具代表性的事件之一。《蛇口通訊報》稱之為“陳腐說教與現代意識的一次激烈交鋒”。海內外許多媒體都作了報道或轉載。輿論幾乎一邊倒地站在蛇口青年一邊,認為“青年已不再迷信權威”“這次座談會標志著過去那種‘我講你聽,我打你通’的傳道、授業、解惑的方式已告結束”。面對沸沸揚揚的爭論,作為蛇口招商局董事長的袁庚,也出來講話了。

難忘的蛇口風波

袁庚在發言(圖片來自網絡)

難忘的蛇口風波

? ? ? ?在接受記者采訪時,袁庚直截了當地說:“有兩點可以明確表態:一、既然不是到這里傳經送道,就不能只允許一家之言;既然是座談,就大家都可以談……我們還是要提倡,堅持不論對內對外,不論是誰,不論什么流派、什么觀點,只要不反黨,不搞人身攻擊,都可以讓他們在這里發表,在這里交流,在這里探討。”

? ? ? ?他接著說:“二、我非常贊賞這句話:‘我可以不同意你的觀點,但我誓死捍衛你發表不同意見的權利。’希望記者同志一定要把這個觀點報道出去,這是保衛憲法賦予的言論自由的神圣權利。所以,對那位被追問姓名并上了什么材料的青年人,我們一定要加以保護。即使他的發言有什么不妥,也不允許在蛇口發生以言治罪的事情。”

? ? ? ?一位珠江電影制片廠導演,以旁觀者身份參加會議,他后來說:“當時給我的感覺是雖然觀念上是兩條路子,但仍屬正常的討論。最近我又聽了一遍錄音,仍不能得出是蛇口青年有意發難之類的結論。我以為,姑且不論辯論的是非曲直,有一點是肯定的:這幾位專家‘富有詩意’的報告、演講沒有達到預期的效果。這場風波的實質,是傳統的思想政治工作從形式到內容都受到嚴峻的挑戰。”

? ? ? ?由于“文革”以后,在所有信仰、知識、規范、制度之間,都出現重新整合的需要,像“蛇口風波”這一類爭論,往往一觸即發,瞬間就把思想界攪得天旋地轉,河漢倒流。這是中國社會價值體系在新舊急劇交替時期,出現的特殊癥狀。

? ? ? ?1980年代是一個新啟蒙時代,是一個價值重建的年代,上承二千年余緒,下啟二千年序幕。思想解放,國門大開,“白貓黑貓”“摸著石頭過河”“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”“萬元戶光榮”“個體戶是光彩的事業”“下海”“跳槽”“按市場規律辦事”“橫向聯系”“外向型經濟”……千百種新思想、新觀念從四面八方涌來。

? ? ? ?社會的轉型,進入水勢湍激的九曲十八灘河段,風舵搖擺轉向,各種利益矛盾錯綜復雜,爭論在所難免。而影響最為深遠的兩場大辯論,一次是1982年至1984年間,圍繞商品經濟的爭論;另一次是1989年至1992年間,關于市場經濟姓“社”姓“資”的爭論。這兩場大辯論,都與整個廣東的改革開放有密切關系。深圳是焦點中的焦點,其經驗與教訓,往往成為正反雙方最頻繁引用的論據。

? ? ? ?有些人到深圳參觀后,痛哭流涕說:深圳除了五星紅旗,遍地都是資本主義了。在京廣線上的列車上,甚至公開貼出“抵制來自廣東的精神污染”的標語。廣東變得“臭不可聞”,被全國視為“疫區”,嚴加防范。從廣東運去的物資,紛紛當作走私物品,任意扣壓、凍結。廣東的供銷人員,在外省遭受冷眼,有些地方的火車站設兩個出口,一個是給其他省份的人出入,一個是廣東人專用的。廣東人一下火車,就被勒令走特殊通道,接受檢查。供銷人員常常被當成走私販私分子,輕則拒之門外,或沒收證件,重則公安上門,查扣送辦。有些地區規定不準和廣東做生意。內地有兩個代表團到廣東參觀,臨行前辦公廳專門交代他們,到廣東以后,不準單獨上街,外出活動至少要兩個人一起,一如中國代表團到國外訪問一樣。各種責難之聲,有懸河注火之勢。任仲夷形容,廣東的改革開放,“香三年,臭三年,香香臭臭又三年”。

?

歡迎贊賞

難忘的蛇口風波

??

歡迎關注、轉發朋友圈

難忘的蛇口風波
難忘的蛇口風波

長按二維碼 識別?

關注我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