真武廟

 

? ?? 廣州瀕臨珠江,河南、芳村等地都屬水鄉,常有水患,在民間神祇中,北帝(真武)、洪圣、媽祖,都是管水的,因此,洪圣宮、天后廟、北帝廟,多不勝數,比其他神廟(如金花、關帝、老君等)都要多。在五仙觀里,亦曾經辟有洪圣殿、真武(北帝)殿。

在廣州無處安身的水神:那些消失的神廟

東山公園以前是東山寺

在廣州無處安身的水神:那些消失的神廟

? ? ? 廣州最著名真武廟,當屬東山寺。東山這個名字的來由,緣于明代總鎮兩廣內官監太監韋眷,主管廣州市舶事務期間,在今天陳樹人紀念館的所在地,興建了一座永泰寺,俗稱“太監寺”。后來海盜勾結倭寇,侵陵廣州,殺人越貨,當地紳耆迎請佛山祖廟的真武玄天上帝,前來鎮壓“賊氛”。太監寺從此一分為二,前殿供奉真武,又稱“東山寺”,香火鼎盛一方。

? ? ? ?琵琶洲上的琶洲塔,人們都叫它文昌塔,據說有導航的作用,其實主要還是一座風水塔。相傳江中常有金鰲出沒,所以琶洲塔又叫“海鰲塔”。清代羊城八景之一的“琶洲砥柱”,就在這里。塔北原有北帝宮、海鰲寺,但文革期間均拆毀無存了。

 

在廣州無處安身的水神:那些消失的神廟

珠三角的北帝廟

門面有時很簡陋

 

天后宮

 

? ? ? ?媽祖又叫天后、天妃,民間相傳她是福建莆田望族九牧林氏的后裔,精通醫術,治病救人,又會觀測氣象,預知陰晴風雨,甚至還可以“乘席渡海”,打救遇險的商船和漁船。民間建廟祭祀,稱她為天妃、天上圣母、娘媽,是船工、海員、海上商旅和漁民共同信奉的海上神祗。出海前都要拜祭,祈求媽祖護航;平安回航之后,則要進香答謝媽祖福佑。

?

在廣州無處安身的水神:那些消失的神廟

遍布珠三角的天后宮

? ? ? ?以前在一德路東段和五仙里相交處有一座天妃廟,是明初洪武元年(1368),征南大將軍廖永忠建的,作為海舶的祭神處。今接官亭巷西段北側建有天后廟,蘭湖岸雙井街一帶也有天后元君廟,而且規模不小,1866年黃鶴飛撰《天后元君廟形真跡碑》稱:“是廟也,祀之遐矣,歷宋迄明,咸稱顯赫。……地得牛眠,廟貌鼎新革固;座騎龍髻,圣頌錫福無疆。得英清之吐脈,作弼賴有西村;藉粵秀之靈根,惟輔豈無雉堞。右通云嶺,左達珠江……且雙井泉涌,流花澍德,橋環青石,對蘭湖而波濤浩蕩,背象嶺而峰壑巍峨。畔外則涼瓜翠蘿,沼里則碧藕波菱。”

? ? ? ?清乾隆敕撰《續通典》載:“福州靈濟宮、廣州天妃廟、南海真武廟、瓊州靈山廟(祀毘耶山之神)、電白靈湫廟、誠敬夫人祠(祭馮寶妻洗氏),皆終明之世,有司歲時致祭不絕。”可見明代廣州官府是很尊崇天妃的。

? ? ? ?今天在三元宮內,還有一座天后寶殿,內供天后金身坐像,著道袍,戴鳳冠,雙手捧笏。清康熙《廣州府志》記載:“天妃宮,一在小東門外,一在五仙門內。”小東門外的天妃宮,應當是建于在濠涌岸邊,以供漁民拜祭,祈求航運平安。五仙門的天后宮在五仙門的北側。靖海門內(北側),一德社西段北側也有天后宮,1906年12月27日,農工商局開設于這個天后宮內,為清政府在廣州設立的工商行政管理機構。1920年拆城墻時,把天后宮也拆掉了。

? ? ? 荔灣地區的北帝廟和天后宮,更是星羅棋布。西關的分布在第十甫、十三甫、懷遠驛、新基街等處,芳村的分布在新爵、坑口、南塘等地。在1999年的文物補查中,東漖鎮沙溪村還發現了一座建于清嘉慶二十年(1815)的天后古廟。

? ? ? ?以前芳村最大的北帝廟和天后廟,坐落在白鵝潭畔,門墻相連,衡宇相對。兩座廟都是明清建筑風格,青磚碧瓦,數楹數進,門臨浩浩大江,有橫水渡可達河北柳波涌口。兩廟都靠碼頭的收入維持,香火之盛,堪稱崇文二十四鄉之冠。每年農歷三月初三北帝誕和三月廿三天后誕,當地的鄉紳都會在廟前廣場擺設花局,搭棚演戲,舉辦迎神賽會。

 

在廣州無處安身的水神:那些消失的神廟

嶺南印象園的天后宮

? ? ? ?1920年代,孫科任廣州市長時,社會移風易俗,媽祖廟改為小學,從此瑯瑯書聲,取代了拜神的香火;1970年代,北帝廟改建為工人宿舍。這兩座神廟都被時代的大潮卷去,如今連一點廟宇建筑的痕跡都沒有了,只留下天后廟直街、廟前直街這些街名。

?

洪圣廟

? ? ? ?南海之神,全稱為“南海廣利洪圣大王”。經過歷朝歷代不斷加封,已變成“南海廣利洪圣昭順威顯王”了。相傳農歷二月十三日,是南海神誕日(俗稱波羅誕),四鄉八鎮的鄉民都來拜祭,官府也會派官員親自到場主祭,儀式極之隆重。南海神廟周圍本是荒蕪之地,來上香祈禱的人多了,有些人干脆在附近結寮住下,以出售漁網篙櫓為生,積久成市,一座廟帶旺了一方土。唐代的扶胥,已是一個舳艫相接,四通輻輳的港口和集市了。

? ? ? ?德政南路以前有一條洪圣廟前街,還有一條洪圣廟前二巷,就是得名于街內有一座洪圣廟,如今廟早就沒有了,連街、巷也都沒有了,只能從老街坊口中,推斷原來大約是在今珠光路南至東園橫路稍南側段。筑橫沙(今東川路新河浦附近)曾經有一座洪圣橋,海傍街也有一座洪圣廟。這些都是洪圣廟留下來的痕跡。

在廣州無處安身的水神:那些消失的神廟

香港的洪圣廟

在廣州無處安身的水神:那些消失的神廟

? ? ?以前廣州有兩座南海神廟,一在黃埔,一在西關,稱為東廟、西廟,都是供奉洪圣王的。宋代詩人楊萬里有一首詩:“大海更在小海東,西廟不如東廟雄。南來若不到東廟,西京未睹建章宮。”可見西廟在宋代已經存在了。

? ? ? ?西廟名“南海神行祠”,位于今天的文昌路廣州酒家處,規模雖不及東廟,但每年農歷二月十三日的南海神誕日,西廟香火彌天,龍獅齊舞,萬眾歡騰,熱鬧程度并不亞于東廟。清代詩人蔡士堯有竹枝詞詠西廟的南海神誕:

?

萬派魚龍舞絳霄,

喧闃簫管雜云韶,

愛他洪圣千秋會,

賽過波羅第八橋。

?

? ? ? ?1922年,廣州市政府為了開辟馬路,把上下九附近的文昌廟和洪圣廟拆了,千年香火散野煙。1935年,在光復南路經營英記茶莊的陳星海,買下這塊空地,興建西南酒家。邀請在廣州有“酒樓王”之稱的陳福疇主理。陳福疇在廣州飲食界聲名顯赫,綽號“乾坤袋”,確實有幾道板斧,當時廣州“最高食府”的四大酒家——南園、西園、大三元和文園,都是由他擔綱主政。人們很快便忘掉了這里曾經有過的仙家勝地,忘掉了那些殿閣高臺的風采和二月神誕的熱鬧,只記得這里出品皮脆肉嫰的“西南文昌雞”,味道一流。

在廣州無處安身的水神:那些消失的神廟

黃埔的南海神廟

在廣州無處安身的水神:那些消失的神廟

? ? ? ?文園是當時西關最大的園林酒家,主樓為“匯文樓”,房間大小不一,全部配酸枝家具,四壁掛上名家書畫,還備有文房四寶,供文人雅士花前吟哦,酒后揮毫。酒樓后間供奉文昌帝君的神龕,仿佛告訴人們,此地雖然是酒家,亦有崇斯文之心。但洪圣就不見蹤影了。

? ? ? ?種種細枝末節的安排,都體現了陳福疇的用心,因為這里原是文昌廟,是文人的圣地,所以設計上,處處迎合讀書人的心理需求。有人譏陳福疇“附庸風雅”,陳福疇哈哈一笑說:“附庸風雅有何不好?風雅沒人附庸,好似大闊佬有轎無人抬,還有坐轎的樂趣嗎?” 文園酒家幾經盛衰,最后成了今天的廣州酒家。

? ? ? ?隨著城市的發展,昔日的水鄉色彩,日漸淡化,那些統領著水族的水神們,也離人們的生活愈來愈遠。以前曾遍布城鄉的洪圣廟、天后廟、北帝廟,如今已難得一見了。

 

歡迎贊賞

在廣州無處安身的水神:那些消失的神廟

 

歡迎關注

歡迎轉發朋友圈

在廣州無處安身的水神:那些消失的神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