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下九,下一個永慶坊?
上下九,下一個永慶坊?

如果不是最近十甫路陶陶居餅家重新開業的消息,上下九步行街已經很久沒有進入人們的視野了。

這條充滿西關風情、曾經無限風光的“嶺南第一街”,不僅是本地人越來越少光顧,連游客都越來越少踏足了。

幾次三番改造升級,上下九始終扭轉不了衰敗的勢頭。就在最近,荔灣區透露,上下九又要進行新一輪改造了。

它的衰落是必然嗎?它還有復蘇的可能嗎?

上下九,下一個永慶坊?

?

被遺忘的上下九

荔灣的上下九和越秀的北京路,可以說是最有廣州風情的兩條商業步行街。上下九的名頭,曾經比“北京路”更加響亮。

這片東起上九路、下九路,西至第十甫西的騎樓建筑群,自古就是廣州有名的商業聚集地。陶陶居、蓮香樓等等一眾廣州老字號總店坐鎮于此;1995年,上下九被確立為廣州第一條商業步行街后,各種潮流店鋪匯集于此,繁華不亞于如今的北京路。在世紀之交,不僅是本地人眼中的“潮流前線”,也是來穗游客的必選景點之一。

然而,隨著廣州城市中心的轉移和東部商圈的崛起,上下九和它所在荔灣老城區一樣,不斷沉淪至今,與潮流完全絕緣,與繁華日漸疏遠。

如今的上下九,黃金店招牌陳舊,總讓人懷疑里面賣的是假貨;服裝店永遠在吐血促銷、清倉甩賣。行走其間,耳邊充斥的是音箱中莫名亢奮的過氣歌曲、服裝店店員的拍手、吆喝聲,聞到的是混合了臭豆腐、腌制食品和不知道什么東西發霉了的氣味。

貌似熱鬧,實則衰敗,就連幾家“金字招牌”老字號,也因為經營不善、街區氛圍等原因,門庭冷落。

上下九,下一個永慶坊?

圖源自于網絡

和北京路命運截然相反,長久以來,因為“沒什么好逛的”,上下九已經被很多本地人移出逛街選項;因為“名聲在外”的強買強賣、售假、欺詐,許多外地游客也對上下九“敬而遠之”。

今年的新冠肺炎疫情,讓本來人氣不足的上下九更加雪上加霜,許多臨街旺鋪已是“吉鋪”。

住附近的街坊稱,十年前在上下九租個位置稍微好點的鋪面都要十萬月租以上,現在跌到了兩三萬租金也少人問津,一些店鋪已空置大半年了。

惡性循環

曾經的“南中國最繁華的步行街之一”,為何淪落到消費者和商家都嫌棄的地步?

交通不便,是原因之一。上下九不靠近地鐵口,從地鐵一號線長壽路地鐵站出來還要走上一段才能到達。附近單行道多,街道狹窄,走路都走不順暢。

住在附近的街坊如此評價:“經常堵、人車爭道。”“開車走走停停,還找不到車位停車”。

商業業態老舊,是比交通不便更致命的原因。幾十年來,上下九的店鋪長期被低端服裝店、爛大街的路邊烤串攤、十元店、金店占據。

上下九,下一個永慶坊?

圖源自于網絡

新聞報道里說,上下九曾經“連續十年無假貨”。但在很多人的眼里,上下九就是山寨品的聚集地,短斤缺兩、強買強賣、假貨滿天飛等早已取代“廣府風情”“老字號一條街”成為上下九最顯著的標簽。

很多人會說,上下九的衰落并非因為自身,而是廣州城市中心以及城市商業中心的東移的必然結果。

上下九的周邊多數是傳統批發市場,唯一能夠吸引城市主流消費群體的只有附近的西城都薈。無論是越秀的北京路商圈還是天河路商圈,都比上下九商圈更豐富、立體,也更有吸引力。

但把上下九的衰落完全歸咎于“市場的自發選擇”,也不公平。無論是建筑風格還是飲食店鋪,上下九都不缺特色。在城市商業中心東移和消費業態升級的過程中,上下九商圈沒有選擇特色挖掘和業態升級,而是選擇放任自流,得過且過,繼續做低端生意,坑蒙拐騙,也進一步加速了自身的衰落。

當然,管理部門也難辭其咎。無論是走鬼占道經營,還是美容店欺詐客戶,都指向相關部門的管理不善,放任自流。

因為低端,所以很多人不愿意來;客流越來越少,又只能招到低端商戶,惡性循環十幾年。這不是尊重市場規律,而是自暴自棄,上下九終究變得有殼無魂,積重難返。

荔灣的難處和敷衍

在“殘酷”的市場規律和城市發展方向面前,上下九真的就只能坐以待斃嗎?顯然不是。如果市場趨勢真的“不可逆轉”,廣州就也沒必要對永慶坊進行改造升級了。而上下九本身的文化和商業氛圍積淀,本身還要超過永慶坊。

多年以來,荔灣區相關部門也在不斷嘗試對上下九進行業態的調整和升級,逐步改變市民對上下九“平嘢”“流嘢”的印象,但每一次都是以失敗告終。

有據可查的,荔灣區在1998年前后,2010年先后對上下九進行過升級改造,但都停留在路面翻新和建筑的“穿衣戴帽”上。對于上下九的商業業態,荔灣區已經做的和能做的,都只是“引導”調整升級,例如清退附近的批發市場,加強對老字號的保護等,沒法通過行政手段強制進行低端商戶的清理。

這是因為,一方面,上下九街區的建筑產權復雜,要進行整體的改造,難度極大。下九步行街管理服務中心主任李偉聰最近公布的數據是,“55%的私人物業是自發經營的,公房占45%,由區直管的公房物業比例更少。只能在有限的公房物業中進行業態調整,形成示范引導,再帶動連片升級。”?

另一方面,上下九的衰落不是單獨一條街的問題,而是整個片區的問題。要真正完成上下九的升級,涉及對整個片區的重新規劃、改造。

上下九,下一個永慶坊?

圖源自于網絡

這既需要政府的決心,更需要錢,需要時間。要知道,一條永慶坊的改造,就耗費了荔灣區超過10年的時間。對于錢袋子本就吃緊、舊城改造任務繁重的荔灣來說,推動上下九片區的整體改造,毫無疑問壓力巨大,動力也不足。

所以,最終,每一次改造升級都是雷聲大,雨點小,?象征性地做做“面子工程”,做完之后就接著任由其“自生自滅”。

新起點?

今年7月,荔灣區透露,下半年會啟動上下九步行街的改造工作,相對于之前的改造升級計劃,最大的改變是“計劃引入社會資源進行活化提升”。也就是說,上下九未來的升級改造,要參考永慶坊的模式,引入社會資本入局。

但荔灣區也承認:“西關文旅集團正在接洽多個市場方,市場方要在投入和收益中找到一個平衡點,仍需要進一步洽談。”

上下九,下一個永慶坊?圖源自于網絡

社會資本還沒開始入局,相關的規劃就已經引起過一輪不大不小的輿論風波。

年初,可以看作上下九改造先導文件的《上下九-第十甫三片歷史文化街區保護利用規劃》發布,其中怎么進行文物保護和業態升級的表述并沒有怎么引發關注,倒是規劃中對于名匯大廈、十甫名都“遠期在有條件的情況下,結合城市更新進行改造,恢復歷史風貌”的表述,被媒體以“建議拆除荔灣廣場”為題報道后,引發不少抵觸情緒。

即便是荔灣廣場等半舊不新的建筑的確與周邊城市風貌不和諧,但講情懷的老廣們還是不愿意這些建筑被拆除。

雖然市民的觀點未必正確,但體現出的對于老城、老建筑的感情,卻是真誠而熱烈的。可以預見,上下九要動真格要引入社會資本改造,也必然面臨巨大的輿論壓力。

舊城改造,沒有容易的局。錢從哪來,怎樣處理好文化保育和開發活化,平衡私人利益和公共訴求,兼顧市民情感和開發商利益,方方面面都得考慮。

永慶坊的案例在前,希望上下九的改造,不再只是停留在“表面”;也希望,永慶坊踩過的雷,上下九能少踩些。

 

撰文 | 汪健森

編輯 | P.K

? THE END

本文由識廣原創出品,未經許可,請勿轉載。

互動話題

你還會去上下九嗎

上下九,下一個永慶坊?
上下九,下一個永慶坊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