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圳機場,槍挑廣州,劍指香港?
深圳機場,槍挑廣州,劍指香港?

擁有廣深港三座全球城市的粵港澳大灣區,三大國際機場的競爭和三城的經濟賽跑一樣精彩。?

近日,剛剛過完40歲生日的深圳,收到來自交通運輸部的“大禮包”:支持深圳高品質創新型國際航空樞紐建設,將在深圳探索設立大灣區聯合管制中心。深圳的國際航空樞紐夢,有了最為給力的支撐。

而在僅僅130公里外的廣州白云國際機場,中國民航機場建設史上規模最大的一次改擴建工程也即將在9月底開工,建成后,白云機場規模將超越香港機場。

另一邊廂,經歷社會動蕩和疫情,香港機場受到前所未有的沖擊。2019年香港機場客運量被廣州超越,第三跑道建設也可能落后于后發的深圳,大灣區國際航空樞紐C位不穩。

三大“國際航空樞紐”機場競爭暗流涌現,未來,誰能成為大灣區機場群的“帶頭大哥”?

進擊的深圳

2016年1月28日,南航執飛的CZ3071航班滿載250多名旅客順利飛抵澳大利亞悉尼國際機場,深圳終于有了首條直通大洋洲的國際航線。

在此之前,名為“國際機場”的深圳機場,其實并沒有多少國際色彩:運營國際客運航線只有13條,而且通達的城市大部分為亞洲城市。

一直以來,深圳的市民想直飛國際,首選香港,其次廣州。

在深圳GDP快速趕超廣州、香港的程中,深圳機場的地位、航線數量尤其是國際航線數量卻遠遠落后于另外兩個城市。

由于三座城市的發展歷史、城市定位,也由于距離過近的原因,廣深港三大機場的定位也有明顯區別。作為“小弟”的深圳機場,很長時間的定位都是干線機場,甚至不是區域樞紐。

深圳當然不甘心。全國兩會上,深圳的人大代表就說:“深圳機場現有的干線機場定位與深圳的國際化高速發展極不匹配!”

深圳機場,槍挑廣州,劍指香港?

圖來源網絡

兩萬億元GDP總量的深圳坐擁2000多萬管理人口,進出口總額全國第一,世界500強等大量布局全球的企業云集,存在大量跨國商務、旅游等旅行需求。

對于時間就是金錢的商人來講,跑到香港或廣州去坐飛機,雖然已經足夠方便,但還是不夠快。

強大的經濟實力和客觀存在的市場需求,正是深圳建設“國際航空樞紐”的底氣所在。

2016年,時機來了。深圳機場的定位由“干線機場”升級為“國際航空樞紐”,深圳的國際航線拓展進一步加速。

2016至2018年,深圳機場連續三年新開國際客運航線數量均在10條以上:沖出亞洲,先后開通到悉尼、洛杉磯、法蘭克福、西雅圖和奧克蘭五個城市的航線……

為了鼓勵航企開拓國際航線,“不差錢”的深圳專門成立了洲際航線工作小組,“砸錢”補貼,提高它們的積極性。

深圳機場,槍挑廣州,劍指香港?

圖來源@深圳機場

截至2019年,深圳寶安國際機場國際客運通航城市突破50個,洲際航線突破20條;年國際客流首次突破500萬人次。

但對深圳機場來說,這還只是邁出了第一步。

2019年,深圳被確立為“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范區”,戰略定位再次升格,目標成為“全球標桿城市”。按照張五常的說法,深圳未來會成為“整個地球的經濟中心”。

與“全球標桿城市”、“地球的經濟中心”這些愿景相匹配,深圳也在積極爭取機場能級和定位的提升。

去年,深圳成為全國首批也是大灣區唯一一個“交通強國建設試點地區”。就在最近,剛剛過完40歲生日的深圳收到了交通部對于試點方案的批復——也就是媒體口中的“大禮包”,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“打造高品質創新型國際航空樞紐”。

根據方案,開辟國際航線所需的國際航權方面,將向深圳傾斜:同時,還要探索在深圳設立大灣區聯合管制中心;以及,實施24小時直接過境旅客和直接往返機組免辦邊檢手續政策……目標是,用3到5年時間,讓深圳機場國際航線數量要超過100條

這意味著,接下來深圳將在開拓國際航線上,繼續一路狂

每一條都是實實在在的大利好。媒體評價,深圳懷惴多年的夙愿終于有了最為給力的支持

除了部委支持,深圳自身也在積極擴建機場基礎設施:深圳機場第三跑道已經在今年開工;去年開工的航站樓衛星廳也預計在明年投入使用……

深圳成為真正的“國際航空樞紐”,似乎指日可待。

廣州國際航空樞紐不是夢

年輕的深圳狂飆突進,“老大哥”廣州則是沉穩而積極。

相比深圳,“千年商都”廣州對外交往歷史悠久,無論是“中國第一展”廣交會,還是日常的商貿往來,每年吸引大量國際旅客;眾多領事館、跨國公司聚集于廣州,對外政治、商務、文化國際交流頻繁;同時,作為華南“綜合性門戶城市”,廣州還輻射整個華南。

因此,廣州白云機場從一開始的定位就是與北京、上海并列的“復合型國際航空樞紐”,也擁有眾多國際航線。

深圳機場,槍挑廣州,劍指香港?圖來源公眾號白云機場發布

先發優勢明顯的廣州并未松懈,而是乘著國家出境游政策、簽證政策逐步放開的東風,快速拓展國際航線數量。

從2004年新白云機場正式啟用之后的10年里,白云機場的國際航線激增了4倍。

2015年,廣州把“打造國際航空樞紐”作為樞紐城市發展戰略的高度。2018年,世界航線發展大會在廣州舉行……在廣州市的大力推動下,白云機場的國際航線,尤其是此前比較薄弱的歐洲、北美的航線得以補強。

相比于深圳“揠苗助長”式的砸錢補貼,廣州則更多是航企主動開拓,主動布局。

來到2019年,白云機場航線網絡已覆蓋國際及地區航點超過90個,有近80家中外航空公司在此運營。同時,白云機場國際及地區旅客吞吐量超1850萬人次。

深圳機場,槍挑廣州,劍指香港?圖來源公眾號白云機場發布

去年,《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》發布,給廣州布置了全面提升綜合交通樞紐功能的任務。在大灣區建設世界級機場群的目標下,雖然表述上把深圳和廣州并列——提升廣州和深圳機場國際樞紐競爭力,但實際上兩個機場提升的層次不太一樣。

相比于深圳更多是要把“國際航空樞紐”中的“國際”兩個字坐實,廣州則更在意“國際航空樞紐”能級、影響力的全面提升:不單停留在直達航班,還要吸納中轉航班;不單是要爭客運,還有貨運;不僅是發展航運業,還要發展航空及相關產業。

換句話說,如果說深圳在追趕廣州的話,那廣州對標的則是上海、香港。

和深圳類似,廣州機場也在積極提升硬件水平。就在這個月底,廣州白云機場三期擴建工程就要開工。

擴建完成后,白云機場將擁有五條跑道同時運行,成為中國民航機場跑道最多的機場。同時T3航站樓建成后,白云機場也將成為中國民航航站樓建筑面積最大的機場。在整體規模上,完成對香港的超越。

機場與高鐵、城際軌道交通的銜接跟不上,一直是廣州的“痛點”。這種情況也有望在將來得到扭轉,穗莞深城際、廣佛環城際等軌道交通進展不斷,將打通白云機場與廣州南站兩大關節,屆時廣州南站到白云機場僅需半個鐘。

得到“五龍聚首”的廣州南站加持,“空鐵聯運”讓白云機場不僅可以輕松實現對珠三角區域的市場覆蓋,還加強了在整個華南地區的輻射力,吸引更多國內外旅客。

香港機場力保“江湖地位”

在大灣區三大樞紐機場的競爭中,如果說廣州、深圳采取的是攻勢的話,那香港毫無疑問是防守的一方。

香港的區位優勢、國際化程度,香港機場在全球的地位,自不必贅述。從香港機場出發,旅客可以在飛機起飛后的5個小時內,抵達涵蓋全球人口約一半的各大主要城市。

深圳機場,槍挑廣州,劍指香港?

圖來源網絡

改革開放后,珠三角出境“去香港飛”早已成為習慣性選擇。原因是距離近、航線多、航班密,還有機票也便宜。香港機場,也在珠三角許多城市設置了城市候機樓,主動吸引珠三角旅客。

“吃住個勢”的香港,國際航空樞紐的地位進一步提升。最具代表性的就是國泰航空的迎風起航,從位于亞洲一隅的地方性航企一躍成為世界聞名的全球性航企。

但隨著廣州、深圳國際航線的增加,“去香港飛”已經未必是很多出境旅客的第一選擇。

要保住“江湖地位”,香港機場也少不了積極擴張,但因為種種問題,進度卻十分緩慢。

以跑道建設來說,與深圳相比,在“搶建設第三跑道”時,香港其實是占著先機的。

2016年,香港國際機場率先啟動三跑道系統建造工程。但因為建造方式和耗資巨大,進展緩慢,很可能會出現相比于深圳先動工,卻更遲竣工的尷尬局面。

由于空域管理一般采用先到先的方式,更遲竣工一方可能會于空域管理競爭時處于弱勢。

深圳和香港爭的是第三跑道的建設速度,廣州則和香港在爭搶中轉客流。

過去一年盡管艱巨,香港機場國際旅客吞吐量仍是中國第一位。但在客運總量上,卻已經被廣州機場超越。

深圳機場,槍挑廣州,劍指香港?

圖來源網絡

中轉旅客是香港機場最為重要的增長點。但隨著廣州國際航線的增多和相關過境政策的放開,很難保證航空公司、旅客不會被廣州吸引過來。

更不要說,由于眾所周知的原因,香港城市、香港機場的形象經受了前所未有的打擊,勢必影響之后航空公司和旅客的選擇。

香港,壓力很大。

世界級機場群C位

去年,香港機場被“癱瘓”的那段時間,客流大增的深圳機場就曾被頂上熱搜。有人放話,深圳機場取代香港機場不遠了。

年尾派發“成績表”時,香港機場客流被上海浦東機場和廣州白云機場同時超越,廣州機場取代香港機場成為粵港澳大灣區旅客吞吐量最大的機場。又有人說,廣州才是取代香港的那一個。

到近日,深圳收到交通部“大禮包”時,深圳挑戰廣州、香港的聲音又甚囂塵上。

客觀上,深圳機場在香港、廣州兩大國際航空樞紐的“陰影”下,成長速度的確驚人,前景也十分可期。

但正如上面所指出的,深圳建設“國際航空樞紐”,才剛剛邁出一小步——必須砸錢補貼才能維系許多國際航班就能說明問題。短時間內要挑戰廣州的樞紐地位還差得遠,更遑論香港。

香港在全球政治、經濟、交通版圖中的區位,仍然是深圳、廣州在很長一段時間內所無法取代的。

但香港也的確不是高枕無憂。隨著深圳機場和廣州機場國際航線的增多,香港機場勢必流失一部分來自珠三角和境外的旅客,無論直飛的還是中轉的。

但即便領先深圳一個身位的廣州,也一樣要向香港學習的還有很多。例如多年鍛煉出來的市場意識、管理水平和服務意識。

粵港澳大灣區內國際航空樞紐的C位爭奪戰,短時間內不會有答案。就像這三座城市的經濟比拼,短時間內也難有定論一樣。

從更宏觀的維度看,這種你追我趕未必不是好事。

深圳機場,槍挑廣州,劍指香港?

圖來源南方+

2019年2月正式出臺的《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》,從國家戰略層面提出“建設世界級機場群”。同年11月,粵港澳大灣區五大機場高層聯席會議在廣州召開,探索聯動發展。

縱觀目前世界各大灣區和機場群,尚無三大樞紐的先例。3個吞吐量超過5000萬的國際機場能夠在粵港澳大灣區同時存在并且不斷發展,本身就說明了大灣區以及大灣區腹地龐大的市場需求。而它的潛力尚未被充分挖掘。

把餅做大,協同發展,可能是更明智的選擇。

內部的你追我趕,終究是為了成為世界級機場群的C位。

撰文 | sun仔

編輯 |?P.K

? THE END

本文由識廣原創出品,未經許可,請勿轉載。

互動話題

你平時去哪里飛?

深圳機場,槍挑廣州,劍指香港?
深圳機場,槍挑廣州,劍指香港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