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兩天,一篇叫《外賣騎手,困在系統里》的文章很火。這篇文章很詳盡地講述了如日中天的外賣行業里,外賣騎手是如何被系統逼得不斷加速,繼而成為一個高危行業的。
而在這篇文章受到輿論關注的情況下,餓了么宣布上線”多等5/10分鐘”的功能,讓用戶選擇給外賣騎手多些送貨時間;而美團則回應稱自己的系統會給騎手留出8分鐘的彈性時間。
很顯然,兩家外賣巨頭都沒有照顧外賣騎手的誠意,一個是把道德壓力甩到用戶頭上,讓用戶去承擔多消耗時間的后果;而另一個則干脆一招太極云手,說系統會有彈性時間就完事了,至于是不是真的有,大概只有老板自己知道。
根據市場調查數據,中國外賣市場是一個價值4000億的市場,現在正處于兩大巨頭激烈競爭的階段。而送餐服務本身并沒有什么特別的技術含量,最核心的競爭焦點只有一個——送餐時間。
所以,雖然嘴巴上都說企業高度關注騎手的安全問題和交通違規問題,但沒有任何一方愿意在送餐時間上做任何讓步,都是標榜”快”、”更快”。而消費者在這樣的惡性競爭中,也被養得越來越刁,稍有遲到就催單、差評、退貨,讓外賣騎手的境遇更加艱難。
人,被系統吞沒了。而這,并不是第一次。
我們這一代人,都看過卓別林的《摩登時代》。在這部無聲的喜劇里,卓別林扮演的產業工人被放置在一個不停運轉的流水線上,因為各種差池,卓別林被機器弄得狼狽不堪,而機器并沒有因為卓別林的狼狽而停下,而是依然無情地運轉。
現在,外賣系統對于外賣騎手來說,與卓別林面前那個無情的機器有何不同?
外賣,并不是新發明,只是我們以前買外賣,都需要自己跑到店里買好自己拿回家。但使用大數據系統,雇傭大量人力來為巨大的人群送外賣,則是互聯網時代的新發明。
這似乎是一個多贏的模式,消費者可以足不出戶,吃到各種各樣的餐飲;商家可以觸達更多的消費者,而不需要提供場地;外賣平臺可以從中賺取利潤,而外賣騎手也得到了工作的機會,而且收入尚可。
但實際上,店大了,就會欺客。而在欺客之前,他首先欺負的,是那些依靠這個系統為生的人。
表面上看,外賣系統只是一個調度和撮合系統,讓消費者找到適合的商家和騎手,完成訂餐和送餐。但在競爭之中,系統會為訂單制定預計時間,并通過獎懲機制迫使騎手在預定的時間內完成送餐。
對于消費者,這是一個很貼心的服務,但對于外賣騎手,這是一個很殘酷的壓迫,把他們不斷往極限上逼。這一次是30分鐘,下一次就是29分鐘——因為節省的每一分鐘,都是與競爭對手搶奪的一點市場份額。
打著移動互聯網旗號賺得風生水起的外賣巨頭們,他們的核心競爭力,原來并不是什么系統、算法、高科技,而是對毫無議價能力的外賣騎手的壓榨能力。
我每天在珠江新城上班,都會見到逆行的、橫穿雙黃線的、在車流中穿插的外賣騎手。我知道他們的違章、冒險,都是為了達成送餐時間,但我也知道,只有通過這樣的冒險,他們才能得到一份比較好的收入——市場就是如此殘酷。
在這場博弈里,消費者的同情和理解并沒有什么作用。因為一百個消費者的理解,也抵不過一個消費者的差評,更何況一百個消費者里,愿意為外賣多等待些時間的,恐怕不超過百分之三十。而這些人,往往還并不是外賣服務的核心用戶——例如我。
我也不認為輿論對這件事會有什么幫助,公眾的注意力注定無法超過二十四小時,巨頭們打打太極就蒙混過去了,連裝模作樣的系統改進都不用做。
真正能夠改變這個現狀的,也許只有監管的力量了。只有把外賣騎手的風險,真正地讓外賣巨頭們來買單——例如一個城市外賣騎手的違章和事故超過一定數量,就取消企業在該城市的經營權——也許他們才會稍微考慮一下在討好消費者的同時,關心一下自己騎手的安全。
只是監管者在外賣騎手的權益和經濟效益之間如何取舍,倒是個問號了。